章节目录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顶点中文)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第三日,清晨太阳高升,羽逍凡起来后一番洗漱倍感身轻气爽,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自从祛除了体内窍穴得金针,羽逍凡没到饭点总会饥肠辘辘之感,和小白狸玩耍了一阵,见到圆形大桌准备好的食物,顿时食指大动,一溜烟得小跑到凳子上大快朵颐得啃着美味。

    小白狸一直提防着方衍,见羽逍凡吃食后它也不甘示弱,跳上大桌狂吃海吃。

    方衍负手望天,于屋外观测天象,见七颗大星再有变化,所成的北斗之式倾斜得更多,似有消散的迹象,而青域方向已有紫气具化出异象,统合所观之象可知天地大势将定,人族联军已经开始征伐妖族了。

    而方衍也不落于后,在青关城时间虽短,但却也做了几番计较。

    按照他所设计的方向一步步进行,推算时间,两日的布置应该已经起效,抛出的诱饵差不多咬上钩了。

    “伯伯,今天是要出去么?”羽逍凡见方衍突然走入房屋收拾东西,问道;

    方衍,道;“嗯~我们要去下一个地方了!...而且有不速之客临门,我们也出外招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衍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出有大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朝这边驶来,铁蹄重踏地面‘嗒嗒嗒’,以他的耳力隔着很远都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所来之人的实力均是不错,即使最弱者在凡俗间也是一个好手,其中不乏修行之人。

    沿街邻里见到如此阵势均是心生胆寒之意,纷纷避而远之,生怕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羽逍凡闻言后若有所思,看了一眼小白狸,将它抱入怀中,小跑着跟在方衍身侧。

    他步履轻松,拔出金针后已经能够相对比较轻松的紧跟方衍。

    一出素房外院门,便看到大队人马疾驰而来,其中有两人不久前见过,羽逍凡若有所明,歉意的向方衍问道;“他们都是为小白狸而来的么!”

    “小白狸和你一样都有一身了不起的血液,他们都想得到小白狸。”方衍,道;

    “伯伯,他们是不是都很厉害?”迎面而来的大队人马气势汹汹,沿街的人纷纷避让,羽逍凡见状不禁担心自己与方衍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在凡俗武者里他们都是好手,算是比较厉害的,但这个世界中除了武者,还有更为厉害的修行者。而伯伯是大修行者,比他们厉害。”

    羽逍凡回想到方衍曾经所施展的非凡技艺,举手投足间都有非凡神力显现,驱物凌空,演化星河星盘…那确实不是寻常人能有的手段,他虽对危险没有多少判断,但相信方衍所说,心中顿时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远方一个华服中年胆怯的望了一眼方衍便收回目光,随之指着羽逍凡肩上的小白狐唯唯诺诺的对骏骑上的青年小声私语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个平常无奇的老头就把你吓破了胆,真是废物!滚下去。”青年喝骂道;

    青年昨夜间亲身体试验过狐狸血的超强效果,深知狐狸血的珍贵,在看到小白狸时眼中尽显浓浓贪婪之色,他怀里还剩有半瓶从狩猎大汉手里得到的狐狸血,被他慎重保存。

    在青年身侧另有人提醒,将所印证对小白狸的猜测告诉青年知道。“小白狸极可能是妖族稀贵血脉,具体何种族群还待细究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言后精神为之一震,对小白狸更是志在必得,长臂一挥身后人马加速前进。

    ‘嗒嗒嗒’

    马蹄声更近了,当青年所带队人马接近方衍后,身后十数人自觉散开,将方衍与羽逍凡圈团围住。

    青年来到近前不分青红道白直接喊道;“老头,我钟家看上之物非是你这般糟老头可染指的,将小白狸交出,前来领罪。”

    周围邻里听闻是钟家之人,俱是表现得如见虎狼一般,纷纷急忙避让,各自归家闭门不再出门凑热闹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青关钟家实力庞大可见一斑,非一般世俗势力可比。

    其府上常年豢养大量高手,其中还不乏有修行者为其效力。

    方衍对青年的叫喊如未闻,视周围的人似无物,带着羽逍凡继续走前。

    人多势众却未曾将方衍震慑住,青年略感意外,稍微对方衍正视之,挥手派遣左右手下出列,欲试探方衍态度和实力。

    左右二人喊道;“老头可是耳聋了么!没听见我家钟漓公子所言吗?…我看你是想遭打!”

    左右二人练就世俗武功,修为已达武师中境,二人合击之术攻伐威力可达武师上境,在青关钟家算得高手,被特派来护卫青年以及听从调遣。

    二人一左一右抵住方衍前行之路,对方衍的无视甚为恼怒,当方衍走近,他们二人几乎同时出手进攻,决绝而果断,方一开始便想要擒拿下方衍,二人屈指成爪,对着方衍要害抓去。

    二人的攻击速度迅疾如电,攻势带风,仅一瞬便近身方衍毫厘的距离。

    羽逍凡下意识怯步,方衍对二人的攻击视而不见,仅在身体外施一层护体盾术,继续拉着羽逍凡行走,对他安抚道;“放心,没事!他俩伤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羽逍凡保持心中镇定,不再去看二人,继续跟着方衍而行,还不待多走两步,耳中便传来左右二人惨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左右二人刚一接触到方衍护体护盾,便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劲力阻挡,双手间感受到震力,他们知道遭到麻烦了,可还不待他们将力量卸掉,就被猛烈的劲力反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手骨碎裂,内府脏器错位,气息已是混乱不堪,他们受伤极为严重,若不及时安抚下混乱的气息将受到难以承受的伤害。

    青年钟漓双目微缩,没有想到看似老弱的方衍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身侧有高手告知青年对方衍实力的判断,钟漓惊诧的问道;“你也是修行者?”

    方衍不予回应,当接近青年时,察觉出一丝极薄的斑杂气韵,应该是不久前接触了某人而感染到的,于是驻足反问道;“问你一件事,所谓的大派高手可否有灵台境的修行者从青域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从何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钟漓闻言后心中炸毛,其师傅便有灵台境修为,他此次回家省亲刚好恰逢其师傅回返宗门,依稀知道其师傅及宗门前辈们就是因要事从对面匆忙而归,可这事甚为隐秘,方衍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“梁师,王师,将这老头拿下,死活不论!”钟漓大致能够判断事情的轻重缓急,此时已顾不了小白狸,拿下眼前的老头紧要,关于其师傅及宗门的事情绝不能外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梁王两位修行者修为已经初入门关,实力直逼一流宗师武者行列,但在面对方衍时竟看不出他的修为,不见其有任何动作就将两个拥有武师实力的人重伤,直觉方衍的修为应该在他们二人之上。

    但是食人供奉,忠人之事,即使不能力敌也要执行主家命令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!...”梁王二人对着方衍行了一个修行中的礼,其中还隐没了修行暗语,问方衍师从出自何处。

    方衍视他们无物,从钟漓的神情得到了答案,便又继续带着羽逍凡离开。

    方衍的表现落在梁王二人眼中显得孤立,不像是入过宗门的人,猜测他能有所修行也不会有太高修为,即使对上了也不用担心牵扯出太重后果。

    梁王二人出手,与方衍保持一定距离,扬己之长避敌之长,一人施烈火技法,一人演化无形剑刃,他们相互配合下同境界中很难有人能轻松接下,二人相信即使不能重伤方衍,也能试探出方衍的修为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完全出乎梁王二人预想中的结果,方衍亦是不为所动,两种技法落在其身上后竟无半点预兆的消失虚无,不由使得二人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这老头到底是何修为,用何手段竟能无视他们二人的攻击?以至于二人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不敢再次攻击,而钟漓也是看出了其中不妥之处,并未催促梁王二人。

    “青关与其他地方不同,这里大小势力无数,修行者与俗世势力交织在一起,彼此之间自有默契和规矩。老先生不是青关之人,在青关内行走牵涉之事可大可小,你有如此修为何不报上名号,省得与大家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梁王的言下之意是青关钟家并不只是俗世势力那么简单,而你既然是修行者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就说道出来,省得两方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
    若是你没什么背景,事情就很难善了了,青关钟家吃不得亏。

    方衍所做所为自有他的思量,在他的推测中,此时局面仅仅是小白狸的部分因果,真正麻烦还未有迹象,正主还没有来,钓鱼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而且,方衍可不仅仅是在狐狸血中做了手脚,为免计划不达应有的效果他还预设了备用手段。

    “不予他多费嘴舌了,放响箭,叫人!”钟漓觉得方衍有古怪,自己一方的这些人可能奈何不了他,于是他果断摸出一支火筒,揭盖,拉响...

章节目录